小粉光儿

有文化的岳老师从未想过会出现这一切④



  李振洋发誓他一开始想的就是把岳明辉灌醉了,看看岳老师喝醉了会不会耍酒疯,甚至想过他醉成一摊烂泥躺在他怀里撒娇什么的。


  然而事实证明,岳明辉喝醉只会睡觉,卜凡凡才是真正的黄金玩家。


  李振洋看着那支抑制剂眉头紧锁,活到这么大一直无忧无虑的他开始认真思考自己现在应该怎么做,如果按照他平时没事看的那些言情小说作为走向的话,现在就应该进屋扳着岳明辉的下巴,然后用不屑的眼神高傲的语气,说出类似女人你竟敢骗我之类的话。


  可是他不是霸道总裁,认真算算光岳明辉家这个房子的话他可能比李振洋还要有钱。


  于是李振洋暂时陷入了沉思。


  卜凡看他洋哥不说话,自己也坐在旁边冥思苦想,作为一个新时代好青年,他一直觉得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所以卜凡同学每天坚持不懈的在岳老师面前刷存在,和李振洋抢着比较,终于是在岳老师面前拥有了一席之地,今天得知了岳明辉这么大的秘密,作为一个好孩子,他满心只想质问一下岳明辉为什么骗他。


  亏卜凡把以后从哪领养孩子都看好了。


  室内一时间无比静谧,岳明辉突然咳嗽两声,吓得他们俩一激灵,卜凡随手从桌上拿了个杯倒满水就忘屋里去,搂着人起来给他喂了两口,等在把岳明辉放下,却发现自己衣角被人紧紧的拽着,也不知道岳明辉是醒了还是没醒,噘着嘴哼哼唧唧的念叨。


  “唔……陪我一起…睡。”


  睡。睡?!。卜凡瞬间觉得脸上烧灼起来,就着岳明辉拉着他的手躺下把他搂进怀里,李振洋半天等不着卜凡出来,总觉得不对劲,趿拉着拖鞋到门口一看,顿时气的牙根发痒。


  “卜凡凡,下来。”


  李振洋眯着狭长的一双眼,面无表情的踢了踢卜凡屁股。


  “我不下!”


  卜凡把人搂的更紧,这会儿谁下去谁是大傻子。


  “你下不下来?”


  “我不下!我就不下!”


  “行。”


 

  李振洋气急了倒笑起来,从床的另一侧蹬了鞋躺上去,手臂插进卜凡跟岳明辉的身体缝隙里面,从岳明辉身后把人给揽住,这下可给卜凡气坏了,长腿一伸把岳明辉腿别住,结果被岳明辉给踹了一脚,委屈巴巴的收了腿,两个人左拽右揽的抢了一阵,直到岳明辉哼了声不知道什么的话,大概是嫌吵,两个人才停下,大眼瞪小眼的互相看,没过几秒又变成一起瞪岳明辉,睡梦中的岳老师顿时像做了什么噩梦,打了个寒颤。


  第二天一早岳明辉醒了看见的就是这样的夹心场面,他第一反应就是检查了一下自己和他们两个的着装。


  嗯,很好,没有做出人民教师酒后乱性的事情。


  可是为什么你们俩都在我床上还搂着我??


  一脚懵逼的岳明辉一人一下拍在后背上把人叫醒,结果被刚起床脾气特大的李振洋用刀锋般的目光瞪着,硬着头皮做了顿不太丰盛的早餐。


  不过两个学生还挺给面子,一口一口倒也都吃了个干净。


  等三个人一并到了学校,才觉出有什么不对劲,似乎今天盯着他们看的人有点…多?


 

  岳明辉下意识以为是自己和学生一起来所以影响不好,扭头跟俩人打声招呼就往办公室里跑,卜凡跟李振洋打个愣的功夫人就没影了,可该看他们的人一点没减。


  什么时候我魅力这么大了么?两个人几乎是同时这么想,可惜等到了班里,被同班同学还这么看着,卜凡可忍不了了,一巴掌拍在桌子上站起来,吓得全班一激灵。


  “看什么呢?有话就说不会么?”


  李振洋抱着双臂也不说话,长腿一伸搭在课桌上往后一靠,眯着眼冷冽目光缓慢扫过所有人。


  “不…不是…”


  班长被同桌推搡半天战战兢兢站起来靠近他们一点,把手里包装精美的小礼盒往卜凡桌上一放,立刻又闪的远远的。


  “祝你们百年好合啊。”

  “啊…对对对…祝你们幸福!”

  “我看好你们。”


  顿时整个班同学都开始祝福,有礼的送礼没礼的陪笑,弄得两人又是一脸懵。


  “不是…等会,你们谁给我解释一下?”


  卜凡摆手拦住那堆礼物,眉头紧蹙一脸不解。


  拿着礼物的同学顿时笑起来,带的整个班都跟着窃窃私语。


  “哎呀我们都知道了你们就别装啦…”

  “就是啊…还装没意思的啦…”


  卜凡诧异的回过头看他洋哥,我装什么了我?


  木子洋从旁边一个同学手机接过手机,手指不时滑动页面往下看,越看脸越黑,最后猛的一推桌子站起来,手机差点怼在卜凡脸上。


  只见学校贴吧的匿名帖子巨大黑体加粗的标题写着“坤音高校双Aplha激情地下恋,爱情无关性别,感动人间!”


  岳明辉收到消息的时候还在办公室里发懵,等教导主任让他去跟李振洋和卜凡谈心才反应过来,趁着放学没人了把两个人都叫到办公室,左看右看才犹豫着开口。


  “哎呦…你说你们俩怎么不早跟我说呢,早说我还能瞒一下啊帮你们,现在闹这么大多不好办?”


  “我们俩什么事也没有,老岳你得信我啊!”


 

  李振洋面无表情,倒是卜凡一脸急切手忙脚乱的解释,岳明辉以为卜凡脸皮薄,叹口气语重心长继续讲。


 

  “你们平时跟我关系也不错,我就把你们当亲弟弟了都,跟我有什么可瞒的,实话实说吧没事儿昂,我不絮叨你们。”


 

  “谁瞒你了!哎呀!你怎么还不信呢你说…”


 

  卜凡越说越急,差点跳起来,惹的李振洋白了他一眼,殊不知这被岳明辉认为是卜凡听从了李振洋的意思所以不说实话,顺手就抓住李振洋小臂让他直视自己。


 

  “洋洋你说,有什么可害羞的这个…咱们之间还得有秘密啊?”


 

  李振洋觉得自己要气笑了,于是就真的勾了下嘴角,反手把岳明辉抓他的那只手手腕握住,拽到自己身前弯下腰跟他对视。


 

  “没秘密?老岳你身上可有瞒了我们太久的大秘密啊。”


  

  “啊?我哪儿有什么秘密啊?”


 

  岳明辉还没反应过来一脸发懵,就感觉李振洋的手指在他后颈轻蹭,逐渐往上在发尾靠下的位置停住,指尖轻点了那块肌肤,眼前细长的眼眸弯弯盛满笑意,可岳明辉却感觉头皮发麻。


 

  完了,被发现了…


 

  这是岳明辉的第一个想法。


 

  他们俩昨儿就知道了也没趁人之危,看来他俩是真的。


 

  这是岳明辉的第二个想法。


 

  李振洋看着岳明辉眼神逐渐透出一种我懂你的同情感,顿时觉得哪里不对。


  匿名帖子的发帖者,幕后黑手李英超扒在办公室后门目睹了这一切,逐渐露出胸有成竹的微笑。


有文化的岳老师从未想过会出现这一切③

  卜凡从岳明辉办公室出来连忙追上了他洋哥,眼珠转着露出个讨好的假笑。

  “洋哥,多谢救命啊!”

  李振洋倒也不走了,就着拐过楼梯就靠在楼道墙上,脸色还是不高兴,白了卜凡一眼。

  “我这是救你么?当初说好咱俩公平竞争,现在来了个小崽子也要插手,我意思是先把他平了咱们再争,总比他把谁弄掉强吧?”

  李振洋这个人有个优点,观察力敏锐。

  这就是当初他怎么就抓住岳明辉的弱点顺水推舟走到今天的原因。李英超看着年龄小长得好看,又惯会撒娇,这就是岳明辉有求必应的类型。

  所以他先一步向卜凡示好,拉个联盟把小崽子干掉,剩下一个哈士奇洋哥还放在眼里?

  李振洋觉得自己的计划非常完美。

  “洋哥,我懂你意思了。我今天也是看出来这个李英超要对老岳图谋不轨了,所以下课我就过来了,果不其然,这小崽子就抱着老岳不撒手呢。我一着急就说有题要问,结果就…”

  李振洋虽然后到,但是故事梗概他猜了个七七八八,这会也说不了卜凡什么,只能拍拍他后背聊表安慰,两根手指捏住卜凡的衣袖把他往自己这边带了点,凑近些跟他商量周六的事,殊不知两个人离得近了些,看起来就很是亲密,尤其从后面看就像是李振洋挽着卜凡的胳膊走路。

  “啧啧啧。”

  听了半天墙角的李英超掏出自己的手机来了个十连拍,顺手把手机塞进兜里冲走远的两个背影吐了下舌头。

  “等着瞧呗?看谁笑到最后。”

  李英超从鼻腔里表示十分不屑的哼了一声,转身离开这个已经无人的楼道。没多久下班的岳明辉从楼上下来路过这层,站在原地抽了两下鼻子。

  “这什么味儿…草莓奶糖?”

  临近发情期的岳明辉对这从来没闻到过的信息素味道略有些敏感,不过也就这一瞬,有文化有背景的岳老师想起自己还要去健身房就满心兴奋,脑袋上下班刚扎上的小揪揪随着下楼的动作在他头顶上都跟着颠起来。

  这A的信息素未免也太甜了吧,爷们儿的岳明辉表示自己不太受得了这个。

  周六岳明辉差点把这事给忘了,要不是卜凡给他发了个定位,估计岳明辉就去不了这个生日聚会的。

  “所以说…他们小孩儿玩呗。非拉着我也不知道做什么…”

  岳明辉一手拎着牛仔裤往身上套,另一只手拿着电话不舍的刷着微博,穿好了衣服去厕所对着镜子整头发。

  其实岳明辉的头发是真的很多,平常去学校为了正式,他都要早起用发胶什么的强行给头发定型,定期去理发店去薄才能保证自己发型的完善,但只要不去学校的时候,其实岳明辉都是用发圈把头顶的头发扎成一个小揪揪。

  扎好小揪揪,又拎了个口罩出来,手指娴熟的把黑口罩挂在了自己下巴上,岳老师还没忘记自己是要跟学生吃饭,总不能给孩子们看看自己的小花臂?看着天气也没多热,他也就挑了个白色的长衫套在身上就出了门。

  岳明辉觉得自己今天这身打扮太正常不过了,可是落在李振洋跟卜凡眼里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平时岳明辉在学校都喜欢穿衬衣西裤,或者是他很喜欢的一件卫衣还有运动裤,类似这种的搭配是岳老师经常穿的,牛仔裤他们学校的老师都很少穿。

  所以今天两个人一起站在饭店门口等着岳明辉,远远的看着人走过来,戴了个黑口罩看不清脸,不过一双眼睛从口罩上方露出来带着几分笑意,一双细长的腿包裹在紧身的牛仔裤里,上衣对岳明辉来说似乎是有点偏大,随着他抬手打招呼的动作领口下滑露出一截圆润的肩膀和锁骨,透光的下摆可以看见极其纤细的腰肢。

  最主要的是,扎了个小揪揪。今天岳明辉活脱一个大学生,两个人看的是心猿意马。

  “诶!嘛呢你们俩,这饭店缺门神啊?”

  岳明辉老远就打了招呼,结果两人直勾勾看着他跟丢魂儿似的,等他都走近了还没回神,只能伸了五指挨个在眼前晃晃。

  “嗨…这不看见你激动的傻了么…”

  李振洋反应过来顺势揽住岳明辉肩膀就往里走,卜凡就多发了一下愣回神就看见他洋哥先上了手,着急也不能说什么,两步追上去也拉住岳明辉的手臂。

  “老岳老岳,我给你点了你爱吃的宫保鸡丁。”

  “成,最近正想吃这个呢。”

  神经大条的岳老师完全没觉得哪里不对,被两个人带着一路走进包间里头,一进去才反应过来。

  “就…就咱们仨??不是,凡子你怎么不多喊几个班里同学啊?”

  卜凡正因为刚才没搂到肖想的窄肩郁闷呢,直接一瘪嘴闷闷的甩出个不想喊,岳明辉一挑眉心想那不行啊,这孩子本来长得就凶,还不搞好同学关系,以后该没人跟他玩了,刚打算开口说他几句,就让李振洋一口奶油直接给塞进嘴里。

  “甜么?我跑了老远才买到这个,估摸着你应该爱吃。你就别念叨他啦,一天天的操不操心啊?”

  岳明辉虽然心有不甘,但念着给卜凡过生日,就由着他们给自己摁在椅子上坐下,完全没注意李振洋把手上喂岳明辉残余的奶油舔了个干净。

  “老岳,岳选手,岳老师!您今儿必须喝一杯,今儿是我凡弟的…大寿之日,岳老师你怎么也得跟他碰一个,对吧。”

  饭没吃两口李振洋就开始劝酒,花言巧语说得那是一套一套的,给岳明辉哄得那叫一个心花怒放,端了酒杯就干,喝了两杯觉得有点热,扯扯衣领摁着桌子从口袋掏出个礼物盒来。

  “凡子,老师也没什么可给你的,这个是我挑的项链,比你那个大吊坠沉稳多了,上学呢别总戴那个样子的。回头教导主任又该找我了…”

  卜凡接过那礼物盒就剩下傻乐了,被李振洋刀似的眼神扎了几下才想起来,满口谢谢合不拢嘴的举起装着可乐的酒杯哄着岳明辉又喝了两杯。

  也不怪岳明辉没个防备,他光惦记着两个都是他学生总不能让他们喝酒,殊不知两人商量好了就是一心要灌他呢。等岳明辉被两个人一左一右的从饭店架出来,基本上是个飘忽的状态了,胡乱从口袋掏出门钥匙摁在李振洋胸前。

  “我家在…在…送我回去。”

  给司机简单抱了下位置,岳老师就算彻底睡过去了,李振洋让岳明辉半靠在身上,明明前面有副驾驶卜凡偏不坐,仨大高个挤在出租车后排,司机大哥一边开车一边时不时偷看,弄得李振洋一肚子气,没忍住伸手戳了卜凡额头。

  “你跟着挤什么?啊?一会儿到家又不是不让你搂?”

  眼看司机大哥目光更加了然,李振洋直接伸手捂住卜凡想要辩驳的嘴,揽着岳明辉肩膀闭目养神,终于到了岳老师家楼下,俩人把睡死的人架到楼上扔在床上。

  卜凡看着岳明辉红扑扑一张小脸直咽口水,扭头看看李振洋,李振洋一挑眉白他一眼。

  “干嘛?强奸犯法不知道么?你想让老岳恨咱们一辈子啊?”

  “也是……”

  卜凡一瘪嘴默认了这个理,在李振洋对面的沙发上坐下,俩人谁也不提走的事,没十几分钟卜凡就坐不住了,美名其曰要了解岳老师的私生活就钻进岳明辉卧室不出来,李振洋嗤笑一声准备闭目养神,就听着卜凡喊他,声音打颤。

  “洋…洋哥…”

  “怎么了啊?”

  李振洋皱着眉一脸不耐烦的睁眼看过去,却在看见卜凡手里东西的时候瞳孔骤然一缩。

  那是一支用光了的omage专用抑制剂。

论木匠和先生的一见钟情

  天还蒙蒙亮的时候,卜凡抱着把油纸伞急慌慌往南街跑。江南小镇气候总是温润潮湿,不带把伞怕总是会淋湿的。

  卜凡是个小木匠,6岁多就被母亲送到师傅那里学习,不巧的是学到16出头师傅突然犯了病,整个木匠铺子被他全交给了最后这个关门小弟子。卜凡虽然学习的时候总被师傅责骂,可也算用了心,做起工来认真仔细,这些年来逐渐在镇上成了小有名气的木匠。

  正跑过石桥,整条河水面上不时冒着细小的泡,卜凡记得母亲跟他说过那是鱼在寻氧气,玩心上来了,也就不慌了,站在桥中央聚精会神的瞧,看了一阵小鱼吐泡转身刚要走,迎面直挺挺撞在一个人身上,卜凡抬眼想要道歉,一看见这张脸不知怎的一句话也讲不出口,慢慢红透了一张脸。

  岳明辉是个教书先生,说仔细了就是在镇上开了个小学堂,每天给孩子们上上课。他父亲从商,家里一点不缺钱,自己跑偏远的小镇来也说不清是为什么。早晨一边过桥一边惦记今天上课要讲的文课,被大个子撞的一脸发懵,伸手捂着额头看他,一见卜凡也有点傻眼。

  还能因为什么,好看呗。

  两个人都愣了会就傻乐着告了别,岳明辉虽然心里惦记卜凡,但是上课比较重要,他一个先生又不好四处寻人问一个大个儿男人,上课思付几戌最终还是作罢,念着有缘再见便是。

  可卜凡就不这么想了。当天回去他便寻了人问,连岳明辉家住哪娶没娶亲都给问的明明白白。没文化的木匠听到他名字这三个字的时候只会傻呵呵的反覆念叨,你最终要问他,他会告诉你好听,你要问他明辉长的如何,他会说好看。

  虽直白朴实,确是少年人最真挚的夸赞了。

  从那之后卜凡便日日清晨起早去石桥等,逐渐摸清了岳明辉上课的日子跟时间。苦了大个子为了白日出来做这些,晚上便连夜赶工给人家做活,跑到桥头躲着就好像岳明辉瞧不见他似的。

  岳明辉本想着卜凡躲了这些时日看他,总有一天会搭话吧,没想到过去半月有余,卜凡还是躲的津津有味,相较之下倒是他先沉不住气,过去揪着卜凡后衣领上的布条把人拉起来,嘴角嗫嚅含着笑。

  “叫什么名字?”

  “卜凡…。”

  “认字么?写下来给我看。”

  卜凡便弯腰捡了树枝在沙土里一笔一划的给他写,写好之后怕遭嫌弃似的小心翼翼开口。

  “我不识字…名字是我娘教我的,别的我也不会写。”

  岳明辉看他写字倒插笔就已经了然,于是把卜凡那沾了灰的手掌心瘫开,掏出自己方帕给他仔细擦拭,又把方帕折好塞进卜凡的麻衣口袋里。

  “我的学堂还有空位,想来听课便来吧。”

  后来,卜凡每日都去岳明辉的学堂听课,孩子们看见高大的新同学总是笑个不停,卜凡也不恼,坐在小凳子上弓着腰和他们一块乐。

  岳明辉捧着书讲课的时候他也认真,听不懂了就举手问,岳明辉会过去拍拍他,但从不答,每次都把这些问题给记下来,晚上卜凡从市集抱回来只母鸡,炖了汤给岳明辉掰了大鸡腿放在碗里。岳明辉便弯着一双笑眼,一边喝汤一边仔细的告诉卜凡他不会的所有问题。

  “那什么…明辉啊?”

  “嗯?”

  岳明辉急着喝汤,眼都没抬一下。

  “我觉得我每天从那边跑这边,太远了。”

  “哦…。”,岳明辉放下碗用方帕擦了嘴,心中酸涩又不知怎么讲出口,自以为神色自若如常,淡然的开口,“那便不要每日都来了,太麻烦。”

  “那不行!”,卜凡见遭了他误会着急的要命,差点蹦起来,又不好意思般把岳明辉的手拢在自己掌心里,小声念叨着,“我的意思是…你看,要不咱们把学堂和我的木匠坊和到一起,这样我去上课就方便多了,你要是有桌椅哪里坏了我也能给你立刻修好啊。”

  岳明辉听完了憋着笑,认真的说我考虑一下,便一头钻进屋子不再出来。卜凡收拾了碗筷跟他进去,掌心往他后背一搁就知道他没睡,还以为岳明辉是不乐意和他同住,有点委屈的从后面把人抱住。

  “没事,你要不乐意,那我还日日都来。只要你不嫌我,乐意和我同遭一处,让我做什么都行。”

  岳明辉翻了个身终于憋不住,搂着卜凡的腰边笑边说了些什么,卜凡没听清就把人搂的死紧,让岳明辉把脸凑到他耳边去说。

  “我说…来了便是一辈子,再别想走了。”

  最后岳明辉的声音没在一个虔诚的吻里,卜凡睫毛打颤的亲他,仿佛面前的人就是恩赐,岳明辉被他染了情绪也认真起来,唇齿交融,化作江南的烟雨。

  一见误终身,再见误终生。

  从那之后,木匠学堂,再不离分。

有文化的岳老师从未想过会出现这一切②



  虽然说着要请教问题,可真站在岳明辉办公桌前面,卜凡又一句话也问不出来了,一憋就是五分多钟。他本来不说话就有点压迫感,再一郁闷更显得吓人,岳明辉见他半天不说话抬眼一瞧差点吓着。幸亏他知道卜凡脾气秉性,抬手拍下他后背试图安抚他一下。


  “行啦,知道你没问题要问,别搁这儿憋了就。说吧,找我什么事儿啊?”


  卜凡听了这问话心里更慌了,什么事?他还能说怕你被新来的小崽子给吃干抹净了所以跟过来监视么?


  有的人面相纯良却心思复杂,卜凡恰好是相反的那一种,看着浓眉大眼桃心唇是个端正的霸气帅A,一闻信息素烟草味更觉得他狂拽又高冷,但其实他大多数时候脑子都是放空的。


  用李振洋的话来说就是,缺根弦。


  一时间想不出别的谎言搪塞的孩子又开始憋着一张脸不说话,岳明辉没想到他换个方式问了卜凡还是说不出来,诧异的挑眉刚想接着开口,话就被人给截了过去。


  “是我让凡子来的,周六凡子生日,老岳你看看给个面子来一趟?唉,我就知道凡子肯定说不出口。”


  李振洋倚在门框上,满脸不情愿,皱着个眉毛跟张嘴替卜凡解释两句耽误他多少时间似的。岳明辉虽然是个正儿八经的英语老师兼班主任,但是这不妨碍他是一个颜控。这就是为什么李振洋跟卜凡私下里一口一个老岳的起因,李振洋虽然个高腿长身条顺,188朗姆味的大A,但是他本质是个爱哭鬼。


  岳明辉刚接他们班的时候,正赶上体育课李振洋把腿给摔骨折了,身子在床上躺平了,眼泪顺着眼角哗哗流,好看的精致鼻梁哭的通红,岳明辉当时看了就受不了了,手里攥着纸巾给人拍后背,满嘴好言好语软声软气的哄着人,一直到李振洋家长过来才一脸担心三步一回头的从医院出来。


  后来李振洋有什么要求岳明辉都会尽力满足,原因有二,一是因为他好看,二是因为怕他哭。李振洋倒好,腿折了上医院,哭着哭着看见新来的好看小班主任往自己身边一坐,暖和的手掌心拍着后背哄自己,倒也不觉得疼了,顿时就认定了这个岳老师的所属权。


  大洋哥心里就俩字,我的。


  所以出院后的第一件事,李振洋就拄着个小拐杖在岳老师的办公室委屈巴巴的一窝,说自己这么长时间没来学校根本跟不上学习节奏,落下的功课需要人给他补习,岳明辉看了眼手里刚拿来的随堂考成绩打算安排个学习好的给李振洋补习,结果手腕就被骨节分明的一只手给握上了。


  嘶…这手还挺好看啊。


  岳明辉一晃神抬起头就看见李振洋的眼睛紧盯着他,透出两分别扭三分委屈,手的主人扁了下嘴才开口。


  “岳老师,我跟同学学的太慢,跟不上会被我爸骂的,要不你给我补习吧,我学习态度挺认真的。”


  岳明辉有心拒绝,结果李振洋没接着往下说两句就要红眼眶,岳明辉可看不得这个,只能答应了每天下课给李振洋补习,一来二去就熟起来,李振洋从一开始柔软的满嘴岳老师的188小娇花成功转型成为一口一个老岳的娇娇花豹猫,一言不合就怼人的那种。


  除了娇气没变,剩下哪儿都变了。


  人生若只如初见啊,岳明辉每次被无情欺压以后都会这么想。


  李振洋没大没小开始喊老岳,跟他走得近的卜凡也跟着学,一开始岳明辉试图教育卜凡同学让他对老师使用尊称,结果比李振洋还高的大小伙子满脸写满了委屈。


  “洋哥能喊,我就不能喊呗…你对洋哥特殊我就不行呗…”


  岳明辉是真觉得卜凡这样特有反差萌,不过192要真哭了他一个大老爷们儿也是真受不了。


  大手一挥,准了。


  自此以后,李振洋跟卜凡私下再也没喊过正经的岳老师,后来甚至带坏了岳明辉心里的乖乖小天使李英超,当然那都是后话了。


  最后关于卜凡生日岳明辉到底参不参加的问题,以岳明辉被卜凡委屈眼神盯着和木子洋随时要开口diss他的情况下磨蹭了五分钟,岳明辉终于是开口答应了这个生日会。


有文化的岳老师从未想过会出现这一切

  一切事情都发生在一个下午,李英超转学来到岳明辉所带的这个班级的那天。

个子挺高但是却很瘦的小孩往门口一站,两只大眼睛怯生生额的盯着岳明辉,嘴角不自觉的下垂嗫嚅着,手指有点紧张的搅弄着自己身上的布料,看的岳明辉心底一阵发软,过去轻柔的揽了一把小孩儿的肩膀把他带进教室里。


  “这是新转来的李英超,你们记得好好照顾新同学,别让我发现你们谁欺负人啊!”

毫无威胁性的说了两句话,又跟李英超笑了笑,指了指那边卜凡跟李振洋中间的空位,岳明辉整理了自己的衣领转身站上讲台,没有看见落座的李英超把灼热的视线紧紧的黏在的他身上。


  “诶。”


  李振洋伸手敲了下李英超的桌子,把手递过去作了个握手的姿势,眼睛随着微笑眯成两条缝,看起来却不是特别的友善,李英超犹豫了一下还是把手放进李振洋的手心跟他握了握手,却被人紧紧拽住,同时一阵若有若无的朗姆味飘在李英超的鼻尖,让他有点烦躁的轻皱了下眉。


  “李振洋,”那边散出信息素的人似乎没看见李英超的戒备,把信息素收个干净,单手托腮盯着李英超把手收了回来,还是那个笑眯眯的模样跟李英超比了个口型。


  “他是我的。”


  岳明辉一下课就钻进自己的办公室备课,做了会课件就伸个懒腰靠在椅背上休息,想到今天转来的李英超就觉得很是开心。


  这么可爱又好看的小男孩,肯定是omage了,总算是缓解了一个班就只有自己这个老师是omage的尴尬。虽然这学校的师生还都以为岳明辉是个beta,但是心理上的落差还是挺难接受的,尤其班级里还有卜凡跟李振洋这两个身高比他都高的aplha,这回来了个激发了岳明辉保护欲的孩子,他当即就决定多照顾李英超,免得让别人欺负了去。


  正想着呢,就听见有人敲门,岳明辉坐好了让人进来,就看见李英超探了半个头进来看他。


  “怎么了么?来,过来跟老师说说?”


  李英超得到准许跑进来站在岳明辉椅子旁边,嘴唇微微撅起有点不高兴的样子,眼睛轻眨似乎就要落点水汽,看的岳明辉也难受起来,他站起身把人往自己怀里带了带。


  “怎么了这是…说话啊。”


  “我…想妈妈了…”


  李英超得偿所愿钻进了岳明辉的怀里,双手紧紧缠住老师的腰不肯松开,岳明辉叹了口气想起之前看过李英超的家庭背景,似乎母亲已经不在了,有点心疼的拍拍李英超的背,对他的手似乎在自己背上有点不安分的行为也默许了。


  小孩得了甜头当然不肯就止步于此,他的手顺着岳明辉的后背轻摸,隔着衣服感觉到这人的腰上还有两个腰窝,舔舔嘴唇就想往上摁,门却突然发出一声巨响,卜凡站在门口冷眼看着岳明辉把李英超从怀里推开一些,嘴角轻扯出一个没什么温度的笑容。


  “岳老师,我有点问题想请教一下。”


你们几个怎么回事儿?每天靠老岳取乐?行了我知道你跟洋洋你们互相比较懂行了吧。大型all岳现场简直没谁了

你俩这点事奋哥他们都知道?大厂默认cp?

甜度满分:

日常一宣。
ABO重四。
已有皮见p3。
——
乐华娱乐丁泽仁,七子就差你了。
香蕉三个人的故事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果然张晏凯,F4等你。
张PD和荣浩老师,只有一个王嘉尔太孤独
——
三个朱星杰在线等小鬼。
卜凡卜凡,坤音娱乐的卜凡,请拯救一下我们岳明辉。
集体等磊子和鸡脖。
王子异,王子异看到了吗,没有同体很孤单。
超A的农农来一个吗,25不是梦。
——
我们提供完美邂逅,不包办爱情。
牵手成功即刻送上爱情小锁。
非诚勿扰,品质保证。

甜度满分:

群宣。
ABO重四。
开导师皮,仅限一,禁女导师。
已有p3。
——
卜凡,王子异,朱正廷许愿同体。
香蕉来一个林超泽吗?
坤音娱乐约香蕉娱乐在线说相声。
卜岳还能成吗?皮超正的岳明辉就是没有合适的卜凡这合理吗?
四花和四瓜还能凑齐?
我们需要娄滋博,集体等一个萝卜头。
给林彦俊找一个陈立农,巨A最好。
——
我们只提供邂逅,不包办爱情。
如果你还单身,并且想拥有一-份完美的爱情,请加入我们。
——
非诚勿扰,看上请爆灯,牵手成功,即刻送上爱情小锁一把。
网络一线牵,珍惜这段缘。

甜度满分:

群宣。
ABO重四。
李权哲,岳岳,木子洋,林彦俊,秦奋已满,其他仍有空皮。
——
群内沙雕太多,来了也不要害怕,我们都不是什么好人[划掉]我们都是好人。
最近可能要开学了,群里有点冷清,我们需要新鲜的血液呀~
——
坤音要给岳明辉找对象,卜岳的卜凡,请卜凡看过来,我们岳明辉皮正有文化。
锐姐小钱弟弟呀,小半组凑一下冻翻全场吗?
——
非诚勿扰,我们提供邂逅,不包办爱情,品质保证,值得信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