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粉光儿

有文化的岳老师从未想过会出现这一切②



  虽然说着要请教问题,可真站在岳明辉办公桌前面,卜凡又一句话也问不出来了,一憋就是五分多钟。他本来不说话就有点压迫感,再一郁闷更显得吓人,岳明辉见他半天不说话抬眼一瞧差点吓着。幸亏他知道卜凡脾气秉性,抬手拍下他后背试图安抚他一下。


  “行啦,知道你没问题要问,别搁这儿憋了就。说吧,找我什么事儿啊?”


  卜凡听了这问话心里更慌了,什么事?他还能说怕你被新来的小崽子给吃干抹净了所以跟过来监视么?


  有的人面相纯良却心思复杂,卜凡恰好是相反的那一种,看着浓眉大眼桃心唇是个端正的霸气帅A,一闻信息素烟草味更觉得他狂拽又高冷,但其实他大多数时候脑子都是放空的。


  用李振洋的话来说就是,缺根弦。


  一时间想不出别的谎言搪塞的孩子又开始憋着一张脸不说话,岳明辉没想到他换个方式问了卜凡还是说不出来,诧异的挑眉刚想接着开口,话就被人给截了过去。


  “是我让凡子来的,周六凡子生日,老岳你看看给个面子来一趟?唉,我就知道凡子肯定说不出口。”


  李振洋倚在门框上,满脸不情愿,皱着个眉毛跟张嘴替卜凡解释两句耽误他多少时间似的。岳明辉虽然是个正儿八经的英语老师兼班主任,但是这不妨碍他是一个颜控。这就是为什么李振洋跟卜凡私下里一口一个老岳的起因,李振洋虽然个高腿长身条顺,188朗姆味的大A,但是他本质是个爱哭鬼。


  岳明辉刚接他们班的时候,正赶上体育课李振洋把腿给摔骨折了,身子在床上躺平了,眼泪顺着眼角哗哗流,好看的精致鼻梁哭的通红,岳明辉当时看了就受不了了,手里攥着纸巾给人拍后背,满嘴好言好语软声软气的哄着人,一直到李振洋家长过来才一脸担心三步一回头的从医院出来。


  后来李振洋有什么要求岳明辉都会尽力满足,原因有二,一是因为他好看,二是因为怕他哭。李振洋倒好,腿折了上医院,哭着哭着看见新来的好看小班主任往自己身边一坐,暖和的手掌心拍着后背哄自己,倒也不觉得疼了,顿时就认定了这个岳老师的所属权。


  大洋哥心里就俩字,我的。


  所以出院后的第一件事,李振洋就拄着个小拐杖在岳老师的办公室委屈巴巴的一窝,说自己这么长时间没来学校根本跟不上学习节奏,落下的功课需要人给他补习,岳明辉看了眼手里刚拿来的随堂考成绩打算安排个学习好的给李振洋补习,结果手腕就被骨节分明的一只手给握上了。


  嘶…这手还挺好看啊。


  岳明辉一晃神抬起头就看见李振洋的眼睛紧盯着他,透出两分别扭三分委屈,手的主人扁了下嘴才开口。


  “岳老师,我跟同学学的太慢,跟不上会被我爸骂的,要不你给我补习吧,我学习态度挺认真的。”


  岳明辉有心拒绝,结果李振洋没接着往下说两句就要红眼眶,岳明辉可看不得这个,只能答应了每天下课给李振洋补习,一来二去就熟起来,李振洋从一开始柔软的满嘴岳老师的188小娇花成功转型成为一口一个老岳的娇娇花豹猫,一言不合就怼人的那种。


  除了娇气没变,剩下哪儿都变了。


  人生若只如初见啊,岳明辉每次被无情欺压以后都会这么想。


  李振洋没大没小开始喊老岳,跟他走得近的卜凡也跟着学,一开始岳明辉试图教育卜凡同学让他对老师使用尊称,结果比李振洋还高的大小伙子满脸写满了委屈。


  “洋哥能喊,我就不能喊呗…你对洋哥特殊我就不行呗…”


  岳明辉是真觉得卜凡这样特有反差萌,不过192要真哭了他一个大老爷们儿也是真受不了。


  大手一挥,准了。


  自此以后,李振洋跟卜凡私下再也没喊过正经的岳老师,后来甚至带坏了岳明辉心里的乖乖小天使李英超,当然那都是后话了。


  最后关于卜凡生日岳明辉到底参不参加的问题,以岳明辉被卜凡委屈眼神盯着和木子洋随时要开口diss他的情况下磨蹭了五分钟,岳明辉终于是开口答应了这个生日会。


评论(10)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