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粉光儿

有文化的岳老师从未想过会出现这一切③

  卜凡从岳明辉办公室出来连忙追上了他洋哥,眼珠转着露出个讨好的假笑。

  “洋哥,多谢救命啊!”

  李振洋倒也不走了,就着拐过楼梯就靠在楼道墙上,脸色还是不高兴,白了卜凡一眼。

  “我这是救你么?当初说好咱俩公平竞争,现在来了个小崽子也要插手,我意思是先把他平了咱们再争,总比他把谁弄掉强吧?”

  李振洋这个人有个优点,观察力敏锐。

  这就是当初他怎么就抓住岳明辉的弱点顺水推舟走到今天的原因。李英超看着年龄小长得好看,又惯会撒娇,这就是岳明辉有求必应的类型。

  所以他先一步向卜凡示好,拉个联盟把小崽子干掉,剩下一个哈士奇洋哥还放在眼里?

  李振洋觉得自己的计划非常完美。

  “洋哥,我懂你意思了。我今天也是看出来这个李英超要对老岳图谋不轨了,所以下课我就过来了,果不其然,这小崽子就抱着老岳不撒手呢。我一着急就说有题要问,结果就…”

  李振洋虽然后到,但是故事梗概他猜了个七七八八,这会也说不了卜凡什么,只能拍拍他后背聊表安慰,两根手指捏住卜凡的衣袖把他往自己这边带了点,凑近些跟他商量周六的事,殊不知两个人离得近了些,看起来就很是亲密,尤其从后面看就像是李振洋挽着卜凡的胳膊走路。

  “啧啧啧。”

  听了半天墙角的李英超掏出自己的手机来了个十连拍,顺手把手机塞进兜里冲走远的两个背影吐了下舌头。

  “等着瞧呗?看谁笑到最后。”

  李英超从鼻腔里表示十分不屑的哼了一声,转身离开这个已经无人的楼道。没多久下班的岳明辉从楼上下来路过这层,站在原地抽了两下鼻子。

  “这什么味儿…草莓奶糖?”

  临近发情期的岳明辉对这从来没闻到过的信息素味道略有些敏感,不过也就这一瞬,有文化有背景的岳老师想起自己还要去健身房就满心兴奋,脑袋上下班刚扎上的小揪揪随着下楼的动作在他头顶上都跟着颠起来。

  这A的信息素未免也太甜了吧,爷们儿的岳明辉表示自己不太受得了这个。

  周六岳明辉差点把这事给忘了,要不是卜凡给他发了个定位,估计岳明辉就去不了这个生日聚会的。

  “所以说…他们小孩儿玩呗。非拉着我也不知道做什么…”

  岳明辉一手拎着牛仔裤往身上套,另一只手拿着电话不舍的刷着微博,穿好了衣服去厕所对着镜子整头发。

  其实岳明辉的头发是真的很多,平常去学校为了正式,他都要早起用发胶什么的强行给头发定型,定期去理发店去薄才能保证自己发型的完善,但只要不去学校的时候,其实岳明辉都是用发圈把头顶的头发扎成一个小揪揪。

  扎好小揪揪,又拎了个口罩出来,手指娴熟的把黑口罩挂在了自己下巴上,岳老师还没忘记自己是要跟学生吃饭,总不能给孩子们看看自己的小花臂?看着天气也没多热,他也就挑了个白色的长衫套在身上就出了门。

  岳明辉觉得自己今天这身打扮太正常不过了,可是落在李振洋跟卜凡眼里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平时岳明辉在学校都喜欢穿衬衣西裤,或者是他很喜欢的一件卫衣还有运动裤,类似这种的搭配是岳老师经常穿的,牛仔裤他们学校的老师都很少穿。

  所以今天两个人一起站在饭店门口等着岳明辉,远远的看着人走过来,戴了个黑口罩看不清脸,不过一双眼睛从口罩上方露出来带着几分笑意,一双细长的腿包裹在紧身的牛仔裤里,上衣对岳明辉来说似乎是有点偏大,随着他抬手打招呼的动作领口下滑露出一截圆润的肩膀和锁骨,透光的下摆可以看见极其纤细的腰肢。

  最主要的是,扎了个小揪揪。今天岳明辉活脱一个大学生,两个人看的是心猿意马。

  “诶!嘛呢你们俩,这饭店缺门神啊?”

  岳明辉老远就打了招呼,结果两人直勾勾看着他跟丢魂儿似的,等他都走近了还没回神,只能伸了五指挨个在眼前晃晃。

  “嗨…这不看见你激动的傻了么…”

  李振洋反应过来顺势揽住岳明辉肩膀就往里走,卜凡就多发了一下愣回神就看见他洋哥先上了手,着急也不能说什么,两步追上去也拉住岳明辉的手臂。

  “老岳老岳,我给你点了你爱吃的宫保鸡丁。”

  “成,最近正想吃这个呢。”

  神经大条的岳老师完全没觉得哪里不对,被两个人带着一路走进包间里头,一进去才反应过来。

  “就…就咱们仨??不是,凡子你怎么不多喊几个班里同学啊?”

  卜凡正因为刚才没搂到肖想的窄肩郁闷呢,直接一瘪嘴闷闷的甩出个不想喊,岳明辉一挑眉心想那不行啊,这孩子本来长得就凶,还不搞好同学关系,以后该没人跟他玩了,刚打算开口说他几句,就让李振洋一口奶油直接给塞进嘴里。

  “甜么?我跑了老远才买到这个,估摸着你应该爱吃。你就别念叨他啦,一天天的操不操心啊?”

  岳明辉虽然心有不甘,但念着给卜凡过生日,就由着他们给自己摁在椅子上坐下,完全没注意李振洋把手上喂岳明辉残余的奶油舔了个干净。

  “老岳,岳选手,岳老师!您今儿必须喝一杯,今儿是我凡弟的…大寿之日,岳老师你怎么也得跟他碰一个,对吧。”

  饭没吃两口李振洋就开始劝酒,花言巧语说得那是一套一套的,给岳明辉哄得那叫一个心花怒放,端了酒杯就干,喝了两杯觉得有点热,扯扯衣领摁着桌子从口袋掏出个礼物盒来。

  “凡子,老师也没什么可给你的,这个是我挑的项链,比你那个大吊坠沉稳多了,上学呢别总戴那个样子的。回头教导主任又该找我了…”

  卜凡接过那礼物盒就剩下傻乐了,被李振洋刀似的眼神扎了几下才想起来,满口谢谢合不拢嘴的举起装着可乐的酒杯哄着岳明辉又喝了两杯。

  也不怪岳明辉没个防备,他光惦记着两个都是他学生总不能让他们喝酒,殊不知两人商量好了就是一心要灌他呢。等岳明辉被两个人一左一右的从饭店架出来,基本上是个飘忽的状态了,胡乱从口袋掏出门钥匙摁在李振洋胸前。

  “我家在…在…送我回去。”

  给司机简单抱了下位置,岳老师就算彻底睡过去了,李振洋让岳明辉半靠在身上,明明前面有副驾驶卜凡偏不坐,仨大高个挤在出租车后排,司机大哥一边开车一边时不时偷看,弄得李振洋一肚子气,没忍住伸手戳了卜凡额头。

  “你跟着挤什么?啊?一会儿到家又不是不让你搂?”

  眼看司机大哥目光更加了然,李振洋直接伸手捂住卜凡想要辩驳的嘴,揽着岳明辉肩膀闭目养神,终于到了岳老师家楼下,俩人把睡死的人架到楼上扔在床上。

  卜凡看着岳明辉红扑扑一张小脸直咽口水,扭头看看李振洋,李振洋一挑眉白他一眼。

  “干嘛?强奸犯法不知道么?你想让老岳恨咱们一辈子啊?”

  “也是……”

  卜凡一瘪嘴默认了这个理,在李振洋对面的沙发上坐下,俩人谁也不提走的事,没十几分钟卜凡就坐不住了,美名其曰要了解岳老师的私生活就钻进岳明辉卧室不出来,李振洋嗤笑一声准备闭目养神,就听着卜凡喊他,声音打颤。

  “洋…洋哥…”

  “怎么了啊?”

  李振洋皱着眉一脸不耐烦的睁眼看过去,却在看见卜凡手里东西的时候瞳孔骤然一缩。

  那是一支用光了的omage专用抑制剂。

评论(11)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