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粉光儿

岳明辉生贺。

脑子一热产物。写的不好别介意

“Tell me when the time …we had slipped away……”

没有工作的下午,岳明辉总是喜欢抱了吉他在阳台上练歌。这房子阳台不小,落地窗采光特别好,结果头一次被发现就重演了泰国的一幕,只不过揪着他小辫子的从木子洋变成了爽姐。再被人摁在客厅沙发口头教育了好几次之后,岳明辉终于被迫安上了一个窗帘。

透明的,专防紫外线,岳明辉自己挑的,自己出钱。

透明窗帘就是岳明辉的小心思,阳光晒不到他脸上,但是他躺着的时候却能看到阳光,心里的那点小九九像是得到了别样的满足,虽然这个透明窗帘也并不能阻止有文化有背景的队长跟个幼龄儿童似的总伸手去撩窗帘的边角。

毕竟阳光晒着的感觉还是很舒服的。岳明辉又一次被说的时候撇了下嘴,再心里默默地抗争了两句,然后就笑着答应自己不会再犯这种低级错误了。

那当然不是队长作风啦。

好不容易家里就他跟弟弟们,趁这个机会必须要放纵自己,于是岳明辉就把窗帘打个大开,让阳光肆无忌惮的照射进来,他是坚信一个下午不会被晒的有多明显的。

躺在躺椅上的时候还接了个电话,是岳明辉的妈妈,电话那边的女声温柔的交代着岳明辉平时的起居生活,父亲在旁边咳嗽了两声,电话似乎被递过去,父亲也跟着干巴巴的说了几句,却不肯把电话这么快就还给没说完的妈妈。

好啦好啦,我都知道的。岳明辉迎着阳光笑眯了眼,小虎牙随着嘴唇上扬跑出来搁在嘴唇上,又说了一会儿爸妈才不舍的挂了电话,于是岳明辉还就着刚才的姿势继续躺着,吉他放在一边靠着旁边的墙。

他似乎是睡着了,梦里有许多喜欢着岳明辉的姑娘们,她们窃窃私语的合计着送给他什么礼物才能让自己心尖尖上的偶像开心,看到岳明辉走下台阶又都激动的开始尖叫。混乱的场面却似乎只存在那几秒内,没有人带头,所有的女孩子们都整齐的开始喊着什么,岳明辉凑近了去听,面前的场景却换了。

面前从不知道是见面会还是演唱会的场外变成了大厂,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但是确实是自己还在大厂的时候,岳明辉甚至还拽了自己一根头发看了看。

金色的,大厂限定。

面前是大厂的小伙伴们,凑在一起窃窃私语,他们领头的娄滋博手里似乎还拿着点什么,就是看不太清楚,岳明辉凑近了一点,结果突然眼前一黑,屋子被人关上了灯,屋里点了蜡烛,怀里被人塞了个丑萌的兔子玩偶,眼前的朋友们排成两排过来勾住岳明辉的肩膀,仰着笑脸跟他说着什么。

又来了,怎么就听不见呐。岳明辉甚至怀疑自己的梦里自己不会是个聋子吧?

面前的场景却又一次变换了,坤音,自己躺在刚才的沙发上,面前是三个弟弟,小弟手里似乎还捧着什么,三个人也是凑在一块嘟嘟囔囔,有一瞬间岳明辉都以为自己从梦里醒过来了。

怎么确定还是梦里呢?因为他还是听不见,即使他爬起来坐在沙发上看着他们三个对话却还是听不清三个人捧着个圆盒子跟他喊的到底是什么,气的他捶了一把自己刚才坐着的沙发椅。

结果卜凡就冲过来推了他一下,岳明辉半梦半醒的睁开眼,三个弟弟就凑在一堆儿看着他,吓得他把头往后仰了一把,以为自己还在梦里没醒呢。

不过马上他就知道自己醒了,因为梦里小弟手里捧着的圆盒子变成了一个大个儿的奶油蛋糕,岳明辉喜欢的那种朴素的风格,一看就是小弟去定的,上面写着岳老牛生日快乐。

这会儿岳明辉就分心骂了句皮孩子。

梦里的姑娘们,大厂的小伙伴们,弟弟们的口型在这一刻冲合了。爸妈带来的电话最后父亲叹气的祝福在这会儿也被记起来。三个弟弟捧着个蛋糕冲他大喊着。

他们说,岳明辉,生日快乐啊。

岳明辉笑着跟他们点点头,错过脸看了眼自己放在墙根的吉他,他又想了想自己刚才做的梦。

看来自己很长时间都不可能掉眼泪了。

站起身搂住弟弟们的时候,前十爷们儿的队长这么想着,然后笑出了声,在弟弟们的脸上一人亲了一口。

评论

热度(6)